放學後,可以這樣想想

 

 

 

在高雄《數學想想國》,有一群孩子放學後會到這裡來度過課後的時光:寫功課、玩遊戲,到城市裡的其他去想想課本以外的事,鄭楨樺--小孩都稱她「頭頭」,是他們的老師。

 

陪小孩面對功課跟學習,頭頭老師總有很多方法。

 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

一二年級只讀半天,有的孩子會回到數想國吃午餐,剛放學的這段時間,我們會輕鬆的閒聊,今天在學校有什麼趣事,下課玩了什麼遊戲,上了什麼課?國語上了什麼東西?數學教了什麼?阿陞邊說邊拿出課本,我看到兩個相近字:包和抱,覺得有意思,連帶的把其他不同邊的「包」,也一併寫出來跟孩子們聊聊。

 

孩子們透過詞,猜想:包有包子、背包、包圍的意思。炮跟砲,孩子們分別舉了:鞭炮、砲彈。

 

感覺很像,為什麼還需要分成兩個字?

 

阿陞:砲感覺比較有攻擊性。潔品:鞭炮需要用火。

頭頭:那手部的抱呢?

阿陞:用手抱(包圍)住別人。
頭頭:那為什麼會有水部的泡?

琦琦:因為是跟水,水水的有關。

阿陞補充:都圓形的。

小宇:裡面包覆了空氣。

小品另外想到「跑」。

 

孩子們說都有ㄠ的音。

 

阿陞:跑需要用腳(解釋足部)。前面幾個包都有圍起來的感覺。

有人猜想跑步都是跑一圈會回來。

 

不是什麼正式的複習,但透過猜想,加深孩子們辨識這些字的同與異

 

接著是照樣造句的功課:習作上的例句是 「好聽的故事」、「美麗的彩虹」

 

阿陞:超香的玉米濃湯。

琦琦:超臭的頭髮。近視的眼睛。

阿陞又說:壞掉的冷氣。

琦琦:好看的寶石。

頭頭:那我可以說美味的故事?或美味的彩虹嗎?

孩子們群情激憤:又不能吃。

 

又一題:例句 「姊姊看著照片,心裡好高興。」

 

阿陞:媽媽看著新的摩托車,心裡好滿足。

又有孩子說:我看著壞掉的玩具,心裡好難過。

 

有人開口問:你是在上課嗎?還要多久。有點無聊了ㄟ。

既然人家都有警覺了,也差不多該告一段落了,見好就收,打壞胃口可就划不來了。

 

偶爾快考試,老師出的功課是複習,孩子們考卷也寫完了,課本也看了。時間比較夠,可以好好討論,我便問:你猜可能會考哪些題目?孩子的眼睛立刻亮了起來,立刻扮演起老師的角色,開始根據這一段時間以來,寫作業常錯的經驗,分析哪些會考?哪裡容易錯?我會稍微幫忙看一下孩子哪裡常錯,問他怎麼想?題目問什麼?
 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「複習」意為溫習已學習過的課程,但就人的大腦而言,嘗試新事物,才是培養聰明且有適應能力大腦的好方法。但回想過往好像也都是為考試而複習,而不是真正反覆檢驗學會的程度。記憶中,有感受到「複習」的樂趣,好像是六年級學未知數,覺得透過方程式,就可以找出答案有一種新奇。另一個自己主動一而再、再而三「複習」的就是學溜冰跟腳踏車,而且是過程中跌了又跌,傷了又傷,但每一次的摔,似乎身體又更抓住了平衡的感覺,又往如何正確的使用肢體邁進一步,比如說手應該怎麼擺,身體應該呈現什麼樣的角度。我想那才是「複習」的真義,反複的對照新舊經驗調整學習,挑戰並確認自己會到什麼程度。

 

 

Please reload

最新文章

November 1, 2019

Please reload

月份
Please reload

文章類別
Please reloa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