用情

 

 

      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      我的工作常常有機會需要「懇親」,但每次要約家長都覺得滿尷尬的,非親非故,只因為人家小孩來參加了數學想想國,我們就有了一種「校方」的情懷,看到孩子狀況不好,就很想約家長來談,當然,我們這種校方不是普通那種只想叫家長回家把小孩教好再來的那種,而是對孩子滿懷心疼、對家長也滿心同情,知道大家都在受苦,即便如此,我還是擔心我們這種舉動會嚇到人,台灣社會四處疑慮,「小孩上個數學課而已,幹嘛約談我們?!」所以,每次跟約好的家長見到面,我總是先向他們說「很不好意思,我們雞婆了!實在是因為很喜歡你們家小孩,發現了問題不講太難受!」接下來,我們雙方幾乎都能就孩子的情況展開滿好的討論。

 

       印象很深刻的一次,是為了一對一年級就來數想國的兄妹,好可愛的孩子,但哥哥卻愈大脾氣愈壞,妹妹愈大愈沈默寡言,不僅哥哥跟同儕之間經常爭吵動粗,兄妹之間也有很強的對峙張力,老師們用了很多方法,每每疲於奔命卻都只能滅火,對於孩子的根本問題幫不上忙,我跟媽媽也單獨談過幾次,總是談到爸爸時卡住,到了孩子四年級快結束那年,終於約到爸爸媽媽一起談。

 

       我先說了對妹妹的擔憂,表面的乖巧實際上可能蓋住了內心的風暴,不知是出於什麼因素妹妹就算有委屈也不願意多談她自己想法,我猜想他們因為更需要為哥哥費心,可能比較忽略乖巧的妹妹,從家長的恍然大悟的眼神,我想沒問題了,接著描述了哥哥最近以來幾件與人的衝突以及暴怒的情緒,這是這次懇親的主軸,所以花比較多時間談,爸媽兩人聽得面色凝重。

 

      「我猜你們一定也在家裡看過哥哥類似的情形,說不定你們跟我此刻擔心的事情一樣,快進入青春期了怎麼辦?會不會人家一叫他就跟人家去做這個做那個啊?」我說。

 

       相對於經常盯這盯那的媽媽,寡言的爸爸這時說了一堆小孩很不聽話的事蹟,承認這一兩年親子衝突很多,然後問怎麼辦。

 

     「小孩走到這一步都是有原因的,他小時候一個人在阿嬤家,妹妹卻跟你們住,每次短暫見面後的分離其實都在他心裡留下傷痕,上小學了好不容易跟你們一起住,一方面要適應新環境,二方面又常常被拿來跟妹妹的乖巧比較,他們有爭執會被罵被打的也是他,他不確定爸媽對自己的愛,我猜他的安全感從來沒有長好過,所以他變得崇尚『暴力』,不僅常把『我要他打死』『你給我去解決他』掛在嘴邊,還真的會去付出行動,但我看孩子自己也很矛盾,他知道打人是不對的,但他又整個沈溺在自己『受害』的感覺中無法自拔,真的很可憐啊!所以,我覺得修補孩子破碎的安全感可能是當務之急。」我說得很慢,希望家長跟我一起體會孩子的處境!

 

     「可是只要他不聽話我就會很生氣」爸爸很老實的說。

 

     「那就先忍耐,心裡想著『沒有安全感讓他發作了』,走開一下先交給媽媽處理,自己冷靜了再回來慢慢跟小孩說你剛才在氣什麼,我們大人生氣時給這樣示範是很有價值的。」我含著笑說,見他好像可以接受,趕緊順勢提出下面更重要的建議。

 

    「以後啊不僅不能再用『打』的,建議爸爸要找個機會跟小孩道歉,順便讓他知道你有多愛他,我其實看得出來你有多愛哥哥,有一次我們辦活動你來參加,你看著他上台表演的那種滿足的眼神,我至今難忘,我知道我們的文化都讓爸爸很難把愛說出口,所以爸爸常常很倒霉的要扮演那個壞脾氣的人,都享受不到親子間的溫情,但是按照傳統做很不划算,你不抱他不跟他說愛他,多數小孩沒辦法自己去體會有被愛的。而且,我最近讀到一個研究,說爸爸的影響力比媽媽還大,所以其實你是家裡最有能量的人,只要你出手我相信對哥哥會有很大的幫助,我聽您說很喜歡爬山,建議可以常常單獨帶哥哥去,趁他小而且很需要爸爸陪的時候,邊走邊說些您有多喜歡他,去阿嬤家要離開時看他追火車有多心疼,接他回來一起住的時候有多高興,那無形中會產生很正面的影響力啊!」一口氣講完這些,也不知道有沒有自作多情,我似乎看見他們眼中閃爍著希望的光芒!

 

       後來媽媽告訴我們,那次懇親爸爸很感動,他說:「沒想到有人比我們還要了解我們的小孩,而且這麼關心我們的小孩。」

 

       但讓我最高興的,是新學期開始沒多久,就聽到老師們說那孩子有多大的改變,他不再動手打人,只是碎念別人不是;對於大人給他的意見也能聽得進去,不再只有唱反調;與人有糾紛時願意等候大人釐清事件;跟妹妹之間不再惡言相向且感情變好;還能自動自發安排自己的時間...他擺脫了情緒的糾葛耶!以前那個可愛的孩子成熟的回來了!用情真的比說理有用啊!

Please reload

最新文章

November 1, 2019

Please reload

月份
Please reload

文章類別
Please reload